也許我錯了?談談抽煙的儒烏風亭螺鈿

Juufuutei_Raden_1




前言

在之前的文章中,雖然我給予 HoloEN3 趨於平淡、普普評價,而她們確實也只是不斷的在玩體系內的老梗,因此給人搞不出新花樣的感覺。


整體趨於平淡的 Hololive English3 - Advent


但在看過 Hololive DEV_IS 於 2023 年 9 月 4 日 新推出的音樂團體企劃 ReGLOSS 之後,我發現自己可能過早下定論。因為,最近出道的儒烏風亭螺鈿 (儒烏風亭らでん / じゅうふうてい らでん / Juufuutei Raden) 居然在直播上公開講自己喜歡抽煙、喝酒和賭博,我只能說新創事業人士的心臟真的很大顆。


如果她是個人勢,那企劃內容當然愛怎玩就怎玩。畢竟都有風俗娘披 V 皮開直播撈錢了,多了一位會抽煙的偶像又如何?


但關鍵是她企業勢的身份,且還是業界龍頭、資產上億的大公司。


解構通靈主義:螺鈿沒朋友悖論與性格缺陷成為角色魅力的原因


時代的變遷與偶像的改變

從被視為不入流、粗糙的科技產物演變成萬人吹捧、搶破頭也想分一杯羹的千億產業,虛擬偶像也不過發展了十年左右。在那被人認為是聲優替代行業的遠古時期,虛擬偶像的形象和玩法其實很刻板,是以可愛、賣萌、裝傻和各種有趣的遊戲過程為主。


且一開始的互動性還不高,主要是投稿預錄的影片為主。後來隨著直播熱潮席捲全球,虛擬偶像們才逐漸轉往以直播為主要形式。這種可以讓觀眾參與其中的演出形式不僅打破了第四面牆,讓娛樂不再只是上對下、直播主對觀眾的主從關係,而且直播過程的各種意外事件所產生的新奇感,更吸引了不少人入坑成為死忠觀眾。


櫻巫女在初期以 Sakura Miko Project 進行活動時也是以預錄影片為主,但沒有跟上直播風潮且內容品質欠佳的情況下,錯失了爆紅的機會。不過後來移籍到 Hololive 並改變形式後,知名度即提昇不少。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得出,因應市場變化對自身內容做出改變有多重要。


從櫻巫女成名之路探討網路暴紅與成名關鍵


如果你回顧古代臘肉影片的話,會發現第一代虛擬偶像如絆愛、未來明等人都是在玩差不多的東西,因為她們都是傳統的偶像


但世上偶像何其多,妳憑什麼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呢?


這個問題在 Hololive 的時乃空身上更展現的一覽無遺,因此雖然谷郷元昭 (Tanigou Motoaki, Yagoo) 想打造的是偶像團體,但面對殘酷的市場企業勢必調整經營策略。畢竟時乃空已經出道一段時間了,身上的偶像包袱讓她無法輕易做出改變。習禁評水淹北京


只剩歷史定位能說嘴的時乃空 (Tokino Sora)


因此,Hololive 後來被戲稱為 EroLive 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除了一天到晚都在玩色色梗之外,整個虛擬偶像市場也開始變成以賣奶與賣色為主軸,目的就是為了在這競爭激烈的市場存活下去。


當然,角色魅力是維繫虛擬偶像與觀眾的重要因素,但還是吸引潛在觀眾的主要手段。


虛擬偶像市場衰敗現況與最終評估



開始碰觸禁忌的虛擬偶像

隨著越來越多個人、企業勢投入虛擬偶像產業,主導者也會發現賣奶和賣色的效果越來越差了。在這種歐派和胖次邊際效益遞減的情況下,該如何突破頹勢?


黃賭或許是最後一步險棋了。


從雞排妹的封奶事件, 探討 Hololive Summer 的窮途末路


為了避免誤會,流浪貓在這邊要先澄清一下。我的意思不是說她們最後會為了拼流量而跑去吸毒,而是虛擬偶像碰觸社會大眾「真正視為禁忌」和「厭惡」的事物。


黃和賭這兩個不良嗜好大家應該很熟悉,不外乎就是賣色、胖次和歐派等各種輕度色情內容與在賣塊 (Minecraft) 中賭到傾家當產的喬段。


有趣的地方在於,社會大眾對於黃賭的容忍度其實還算高,煙和毒的部份才是人們所真正厭惡的。


HoloLive 賭博默示錄 白上吹雪與芙蕾雅-1


法律對於毒品的定義自有一套嚴格的規範,但對整個社會來說,人們的潛意識之下其實有另外一套對於禁忌的範疇。例如同婚在法律上其實沒啥問題,但公投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這類表面上大家沒意見,但實際投票出來跌破眾人眼鏡的事物,就是社會潛在的禁忌議題。香港獨立


偶像抽煙,就是眾人不會公開明講,但被視為禁忌的東西。


嚴格說起來,法律也沒有禁止抽煙,頂多是要在特地場合抽罷了,為什麼抽煙所帶來的仇恨值會比喝酒來高呢?別忘了那位經常開晚酌直播、喝酒喝到變成頻道內梗和酒類工商接不完酒精菈米,難道酗酒不是嚴重的社會議題嗎?


或許,問題是出在其所造成的公害


酒只要別喝到發酒瘋或酒駕,其實你愛怎喝都可以,品酒甚至被視為文人雅士的高尚興趣。但抽煙會污染空氣、干擾到別人呼吸的權利,甚至滿地的煙蒂也是癮君子被鄙視的理由。


而如果你有看過年代比較久遠的影視或動漫作品,應該會發現以前的審核標準真的非常寬鬆,例如蠟筆小新的美冴在入浴時是有露點的,男主角是會毆打女性的,在辦公室是可以抽煙的,這一切大概在 2000 年之後出現了重大的轉折。


除了時代的潮流和整體社會的風氣改變之外,社會正義戰士 (Social Justice Warrior, SJW) 在這方面的貢獻也功不可沒。


因此,近期 Cover 決定讓 Hololive Summer 重回過往的暴露尺度,並讓旗下的成員擁有不良嗜好,其實不代表 Yagoo 的偶像夢的終結,而是他決定打造更加平民、貼近社會大眾的非傳統偶像


畢竟 Hololive 又不是笨蛋,與其塑造無新意的傳統偶像,還不如打造一組怪咖樂團。



用偶像的氣場逆轉負面評價

一件事情是否會遭受責罵或在他人心中留下負面觀感,其實關鍵不在於是非對錯,而是取決於你是否好欺負以及權力的流向。


今天如果有個穿西裝、打領帶且開著豪華名車,或身材壯碩、滿臉橫肉渾身刺青的兄弟站在騎樓抽煙,多數人通常只敢在心中臭罵而不會出面制止,甚至可能給那位看起來社經地位崇高的吸煙仔「工作太忙、紓解壓力」的正面評價。


如果是你老闆抽煙,你會阻止他嗎?

如果是你喜歡的對象跟著一群正咩抽煙,你會勸阻嗎?

你搞不好會跑去跟著抽呢。


同樣的道理,流浪貓認為儒烏風亭螺鈿的抽煙梗不會對她和公司帶來什麼負面評價,因為這間公司的氣場和現有的支持者們早已塑造出輿論的保護圈,讓她不會因為流了一滴血就慘遭鯊魚們圍攻。


欺善怕惡,才是這世界的真理習習翠維尼


很多事情都要有聲量夠大、夠「正義」的人開第一槍,才會引來網友圍剿。畢竟從眾、跟著罵是最舒服的一件事情。


因此,你會發現反煙的聖戰士都還在觀望 (一群俗臘 XD),平時看到有人抽煙就大舉反煙的旗幟,大罵「難道不怕自己的行為誘使未成年人抽煙嗎?」。而現在反煙的人雖然有在罵,不過似乎引不起輿論漣漪。


為什麼呢?好好思考一下吧。



結語

或許是想塑造放蕩不羈藝術家的形象吧,除了抽煙喝酒和賭博之外,儒烏風亭螺鈿在直播中也展現的對藝術的熟稔程度,甚至引來美術館的熱情留言和互動。


當然,這一切可能都是安排好的喬段,但有差嗎?

至少她鮮明的人設,已經在觀眾心中植入種子了。




延伸閱讀

Hololive 中之人的照片與成員長相對照表

流浪貓的怪文書系列

更多 HoloLive 怪文書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虛擬偶像市場衰敗現況與最終評估

只剩歷史定位能說嘴的時乃空 (Tokino Sora)

從櫻巫女成名之路探討網路暴紅與成名關鍵

從雞排妹的封奶事件, 探討 Hololive Summer 的窮途末路

九十九佐命 (Tsukumo Sana) 的畢業之迷

HoloLive 賭博默示錄 白上吹雪與芙蕾雅-2

HoloLive 賭博默示錄 白上吹雪與櫻巫女-3

HoloLive 賭博默示錄 波爾卡與誤入賭場的露娜-4

從賽萊希.法娜 (Ceres Fauna) 的乳房形狀探討擁抱大自然的真諦

夜空梅露畢業之謎與對白上吹雪的影響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