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偶像市場衰敗現況與最終評估

虛擬偶像真的逐漸衰亡嗎?

 

 

前言

流浪貓的虛擬偶像生態研究計畫,差不多告一個段落了。這段時間看著各家偶像努力的想方設定法娛樂螢光幕前的觀眾,讓人對她們的努力和活躍感到欣慰。但同時也對虛擬偶像們各種議題、梗與演出模式的趨同演化感到憂心。

 

隨著疫情的解封,各國的隔離政策鬆綁的情況下,過去所累積的粉絲是會維持原有的忠誠度,持續收看直播和剪輯?還是會逐漸失去興趣,最終導致偶像產業分崩離析?

 

我個人是比較傾向後者的論點,如果 HoloEarth 以及元宇宙項目投資失敗,且沒有其他重大變數干預的話,虛擬偶像應該只能維持三至五年的繁榮假象,之後會緩慢走向衰亡。但這種表演形式不可能完全消失,它會來到一個歷史低點、維持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奇妙平衡狀態。

 

當然啦,萬惡資本家怎能容許這種事發生,因此 Cover 最近才會砸 27 億日圓搭建的新攝影棚。投資這些設備,除了能讓未來的表演更精緻之外,更能增加投資人們的信心。

 

hololive新攝影棚面積大過10座網球場!COVER技術長辦線上召聘吸同業跳槽

 

雖然技術、人力、銀彈和想賺錢的決心都具備了,但流浪貓認為目前虛擬偶像產業最大的麻煩不在技術或設備,而是根本上的問題。

 

 

虛擬偶像為什麼會紅?

撇除日系御宅文化於世界各地打下的基礎和疫情造成的全球大封鎖,在討論虛擬偶像為什麼會衰退之前,我們得先釐清什麼是虛擬偶像,以及她們為什麼會紅。

 

什麼是虛擬偶像?淺入深出談 vTuber

 

為什麼會紅?為什麼會受到這麼多人追捧?為什麼火山孝子寧願刷卡抖內十萬新台幣給遠天邊的偶像,也不願幫從小為你把屎把尿栽培到大的父母買塊蛋糕慶祝生日快樂?

 

因為,可愛就是正義

 

加菲貓行徑在怎混蛋,他還是風靡全球四十年的著名卡通人物;拉普拉絲在怎囂張,這隻惹人憐愛的屁嬌還是能吸引不少蘿莉控投錢給她。

 

囂張萌、臭小鬼拉普拉斯 · 達克尼斯

 

而日系動漫角色對世界各地的御宅族多有吸引力,相信不必我多費唇舌。但如果只會用外表、巨乳、蘿莉與大姊姊等特性來吸引觀眾,最終還是會被其他更具優勢的虛擬偶像吸引走。

 

畢竟外表不過是攬客手段,真正能留客的關鍵在於「個性」與社會影響力。因此,依據虛擬偶像的特性及業務範圍,我們可以說它是:

 

  • 高科技布袋戲
  • 潛在的宗教體系
  • 青照 (青年長期心理照顧) 系統
  • 社會關懷網

 

另一方面,這種表演形式也打中了許多現代人內心的渴望,例如:

 

  • 二次元情人形象的投射
  • 溫柔鄉與心靈安撫作用
  • 鋪天蓋地的多樣性老婆

 

當然,明白這個道理的人到處都是,但真正能辦到的個人勢或企業卻沒幾家。畢竟想做能做到是兩碼事。因此造就偶像之間差異的,最終還是:

 

  • 龐大的資本投入
  • 專業的市場策略
  • 分工精細的組織
  • 成熟的分潤體系
  • 完整的漏斗策略

 

講了這麼多項目、列了一堆關鍵,它們的實質內涵到底是什麼?本文流浪貓將以漫談的方式綜合說明。

 

青年長照與社會關懷網

除了低薪、過勞和高房價,現代人還需要面對難解的心理問題。年輕人,特別是出門在外工作打拼的族群,明明是堂堂正正的社會人,薪水也不錯、身旁有同事、下班有朋友,但孤獨感卻無以輪比的高。

 

除了社會高度競爭造成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以及離鄉背井的青年與在地人士沒有連結之外,現代社會的人情冷漠也是主要原因。心理學研究指出,孤獨帶來的痛苦感,其實不亞於骨盆腔骨折或開放性撕裂傷,指數甚至能來到 7-8 分左右。

 

虛擬偶像之所以能在近幾年大鳴大放,疫情可能只是加快它紅遍全球的次要因素。滿足人類「愛人與被愛」的需求,這或許正是火山孝子們前仆後繼、無怨無悔的關鍵。

 

因此,虛擬偶像 (VTuber) 未來若能發展成完整的「青照」(青年照顧) 體系,讓現代人內心不至於過度孤獨的話,肯定是功德一件。上班時有回家看 V 的期待、下班後又有個人能陪你聊天搞笑。觀眾能獲得心理諮商的服務、偶像能從中獲得實質利益,形成一個完整且互補的生態。

 

 

宗教偶像化

偶像的宗教化現象,其實早已有學者提出相關見解,流浪貓這邊就不班門弄斧。近代崛起的虛擬偶像其實也不約而同的朝這方面演進,建議有意從事偶像相關行業的人,都該研讀宗教學相關理論。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 Hololive 的大型盛會、各種親簽販售的聖物,以及偶像生日時粉絲們自發的「痛車」宣傳活動,其實都是一種朝聖的動作,其他相似的宗教行為如:

 

  • 追直播是上教堂禱告習翠
  • 雜談是聽神父講道
  • 讀 SC (Super Chat) 是聽取信眾告解懺悔,讓內心獲得解脫
  • 歌枠 (ㄏㄨㄚˋ) 是修女帶著信眾唱聖歌

 

因此,虛擬偶像可以更進一步,擴大成社會防護網。例如由粉絲自發建立的關懷名單,隨時關切其他粉絲的帳號。

 

「欸~那個流浪貓今天怎沒來阿」

「咦?最近總感覺他鬱鬱寡歡,該不會...」

「沒有啦!他車禍開刀,現在正在等麻醉退掉」 

「什麼?!」

 

雖然可能會增加不必要的紛爭、心理壓力或有心人士利用愛心來滿足自身欲望。但相較於孤獨死而言,被人關心本質上就是件好事,因此我相信這套機制是利大於弊。

 

角色魅力與到處都是婆的漏斗策略

談完偶像美好的部份之後,現在就要來談談她們的邪惡。最顯著、也是最厲害的部份,就是所謂『量產型老婆策略』。這招在偶像界並不稀奇,例如日本、韓國與世界各地的娛樂圈,多少都有以這種策略攻城掠地的企業。

 

通通都是老婆 多拉a夢

 

以 Hololive 來說,Yagoo 及相關合夥人能說服資本家砸錢給他來培養這麼多老婆,代表了這些核心人物的手段高明與戰略清晰。因為他們早已擬定完整的市場策略,持續招妾買婆的用意就是打造一套滴水不漏的老婆攔截線,讓所有不幸入坑的人難逃婆網

 

而虛擬偶像產業,其實就把酒店生態系和相關招數搬到網路上來經營罷了。外貌和胸部大小只是把男人吸進來的工具,真正讓那些有錢的西裝阿伯們流連忘返的關鍵其實很簡單:

 

「角色魅力」

 

忠於貫徹自己的特色,扮演屬於自己的角色,並以此為賣點與其他小姐決勝,才是她們能生存的關鍵。

 

無論妳是炒熱氣氛的傻大姐、態度高傲的冰山美人、溫柔婉約的大和撫子、身材性感的女人、很愛照顧人的大姊姊、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個性開朗的鄰家女孩、知性又愛作弄人的小惡魔,妳得非常清楚自己的賣點,才能以此為武器在網路上收割粉絲。

 

能做到的人,就會像亞綺羅森塔爾那樣,雖然在 Hololive 不是當紅角色,但就靠著歌喉和溫柔的大姊姊兩項特性一路走到現在;做不到的,就像九十九佐命那樣,時限到了、業績沒達標就解約。

 

九十九佐命 (Tsukumo Sana) 的畢業之謎 - Hololive

 

很多女性都不懂,以為身旁的臭男人跑到酒店是為了摸奶。但其實,男人上酒店是為了體驗沈浸式行銷。這種手段是如此可怕,許多事業成功的女性也難逃牛郎店的魔爪。

 

更進一步來說,Hololive 鋪天蓋地的婆網策略也只是表象,真正核心戰略是差異化經營。畢竟 Cover 背後的主導者,不會蠢到找 80 隻兔田佩克拉來擔任虛擬偶像。他們要的,是建立一套讓所有男人都能在這裡找到婆的網路巨箱

 

要達到這項目的,就不能呆呆的複製現有成功模式,而要樹立起品味的層層關卡。以香水理論來解釋,團員們的個性可以大略分三層:

 

前調 (Top Notes) 通常由比較強勢、好玩且精彩的角色,可以用來炒熱氣氛、吸收粉絲。就如同香水撲鼻而來的香氣,在粉絲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

 

中調 (Middle Notes) 又稱主調,是這瓶香水想呈現給他人的感覺。主要由個性比較溫柔、不強勢、善解人意,下班後能跟你一起哭一起笑的溫柔角色來擔當。而把格局放大到整間公司來說,主導者想創造出的中調就是「大家庭」的溫馨氛圍,讓觀眾能長久的待下去。因此,Hololive 其實相當忌諱團員之間傳出的不仲的謠言。

 

畢竟炎上商法取之有道,雖然八卦、流言或爭議確實有助炒熱知名度。但如果 Cover 想打造的是千年帝國的話,那炎上工法絕對是首要剃除的策略。

 

櫻巫女與兔田佩克拉的貼貼、冷戰與 PM 不仲爭議始末

 

後調 (Base Notes) 則是香水的底蘊,也是最後才出現的味道,這股淡淡的餘味會給人留下回味無窮的印象。觀眾最後會發現,這些偶像們的努力、掙扎,以及為了在這資源所剩無幾的世界上生存下去的那份鬥志,才是讓自己持續看 V 的關鍵。而這如香水般的層次感,更是在整個 Hololive 團員身上體現的一覽無遺。

 

以實際角色來說,前調的典型例子如:有她在就安心的白上吹雪、專長是帶動氣氛的陽角大空昴、專門製造衝突的網路巨兔佩克拉、初號機潤羽露西婭、麻煩的女人雪花菈米、昭和十八年的寶鐘瑪琳和混沌大魔王桐生可可等,都是負責創造話題,帶動流量的主攻角色。

 

然而,無論互動在怎好玩、劇本在怎精彩、人設在厲害,觀眾總是會有看膩的一天,就像麻辣火鍋吃久了,屁股總會撐不住。

 

當這些已經看膩的觀眾準備轉身離去時,中調偶像就出手承接、提供粉絲另外一種個性口味。雖然個性沒有主調那麼強勢,但人設鮮明、可愛、超級會聊的特性,讓觀眾成為死忠粉絲。因此中調往往才是讓觀眾停留最久的關鍵。

 

但流浪貓要強調,這三組分類不過是個人意見罷了,依據每個觀眾口味的不同,這些順序和前後會依個人喜好不同而調換。

 

Wifu is everywhere!

 

 


衰退的市場與最終評估

相較於疫情初期與全球大封鎖階段,虛擬偶像粉絲的活躍和關注度確實不斷的在下滑,而訂閱和關注度也沒有顯著性上升。這雖然已是預料中的結果,但衰敗的速度卻遠超投資者的想像。

 

當流失的速度追不上新進粉絲的數量,就代表了市場出現疲乏、後繼無力的現象,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 HoloEarth 和其他重大投資必須要成功的緣故。

 

流失不是取消訂閱那麼簡單,畢竟多數人都是訂閱後就放著不管了。除非發生什麼重大變故,否則多數人不會那麼勤勞的跑去取消訂閱。這邊指的流失是「明明有訂閱,但實際上已經失去興趣,有直播或剪輯也不看」的粉絲。

 

畢竟,這是一場爭奪「注意力」的戰爭。帳面上百萬訂閱、實質活躍粉絲卻沒幾隻小貓的話,那鐵定是重大危機。如果你以為百萬訂閱就跟公務員一樣,是永久收入的保證,那當然可以用萬分之一粉絲理論來自我催眠:

 

「哼,反正只要有兩三個石油王支持我就好,管你其他 99% 看免錢的人怎想」

 

如果這是妳的選擇,那妳的競爭對手一定會很開心。因為這世上不存在永遠的鐵粉和狂粉,時間拉長,自身又沒有進步的情況下,任何死忠支持者都會離你而去。沒有開拓新粉、舊粉絲又逐漸流失,在怎龐大的偶像帝國,最終都會滅亡。更可怕的是,這種衰敗是緩慢、漸進,等到多數人發現時就已無法挽回。

 

所謂鐵粉,不過是較有耐心的熱情粉絲罷了

 

雪上加霜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市場狀況,導致現在一些專業人士,也決定以虛擬偶像的身份出道。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妳的基本盤自然就倍受侵蝕。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百萬訂閱只是用來嚇嚇人和騙騙投資者的偽數據。畢竟 Hololive 連續兩三次的大型活動都沒有辦法把這些潛水的粉絲炸出來,就更別談讓虛擬偶像再戰十年了。

 

 

關於趨同演化

資深虛擬偶像們也不是笨蛋,但可能身處業界的關係,無法將這些真相傳達出來,不過我相信她們比誰都更明白:

 

「快沒梗了」

 

這邊的沒梗,不是指真的想不出梗。畢竟 Hololive 人才濟濟,還有櫻巫女這種創意奇獸,青桐高校更是不遑多讓,怎可能想不出好玩的題材。問題是,她們已經變成自嗨團了。

 

自嗨團到底是什麼,請自己問 Google、ChatGPT 或觀察校園小圈圈生態,本文不多贅述。然而自嗨不是問題,它是凝聚團員感情的關鍵因素。但虛擬偶像畢竟是商業產物,其最終還是要接受市場考驗和審判。簡單來說,她們的東西要能打出小圈圈外,才能延長生命期限。

 

跟伯恩尷尬癌一樣,別妄想砸錢找觀眾在台下拍手,或情緒勒索『這是台灣本土的脫口秀耶』就能打下市場,因為不好笑就真的不好笑。

 

然而 Hololive 的現況比還沒爆紅之前更慘。劇本放不開、胖次被封印、エロLive (Ero) 梗被大幅限縮,根本玩不出新把戲。

 

因此被證實有用、可持續玩的梗會不斷被拿出來用,造成她們只能像小學生那樣,胸部、蛋蛋、講錯話、吐槽與裝傻梗不斷輪迴。雖然日本傳統相聲的技法,放到 2021 年的現代還是非常管用,因此應該能撐一段時間,但任何事情都是有極限的。

 

其實趨同演化的現象,在我研究虛擬偶像生態之前就已經開始出現了。但指數成長期間,有大批大批的新觀眾入坑,因此這個問題不容易被發現。直到虛擬偶像產業邁入平原期和衰退期,粉絲逐漸開始對偶像們的演出模式麻痺後,這個現象才會被人點出。

 

對初入坑的觀眾來說,是看到新奇、好玩的東西

對老觀眾來說,只會在內心默唸「又在玩老梗了」

 

這個情況在 HoloJP 比較嚴重,因為她們是最制度、也是最偶像化的成員,自然明白要讓梗週期性循環的道理,否則遲早會把自己累死。相較之下,HoloEn 初期比較像學生同樂會,很多聯動環節都尷尬的要死,但就是這份尷尬和不忍直視,讓 HoloEn 多了份驚喜與奇妙感。

 

不過後來 EN 組的聯動和大型活動,可能是有高人指點或直接複製 JP 組的營運模式的關係,整體節目效果就較流暢且上的了檯面。

 

但,就是越來越無聊了

 

 

 

結語

很多人以為電子、晶圓或軟體是理性與技術的產業,但這些產業其實是一種高科技賭博業。比起賭神的什麼百萬或千萬美金,這些大企業的創業和投資者賭下去的是上千億美金和無數頂尖人才的知識,目的是為了獨占未來的兆元市場。

 

虛擬偶像,其實也是一種高科技宗教賭博業,這些大老闆們把錢砸下去,就是想建立一個比基督教、伊斯蘭或佛教還強大的信仰體系,而宗教有多賺錢...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

 

市場衰敗的原因是玩不出新梗,而缺乏新奇感一直以來都是偶像乃至搞笑業的大忌。該如何突破這個困境,是公司高層的任務,無論是砸錢購入新設備或聘請更專業編劇都是方法。因此,現階段偶像們會選擇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快從觀眾身上榨取汁液。畢竟長久維持這個產業,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任務了。

 

遺憾的是,從最近幾次舉辦的活動來看,虛擬偶像粉絲活躍度和市場關注度確實不斷的在下滑。SC (Super Chat) 倒還其次,畢竟火山孝子本來就是非理性的支持者,也是網紅產業最愛。

 

但企業也不是白痴,當然知道雞蛋不能放同一個籃子、產業不能全靠石油王們的資助,因此他們反而更看重週邊商品的產值以及粉絲增長率停滯的問題。

 

因此別被什麼虛擬偶像產值上千億的新聞給騙了,畢竟相對其他產業,虛擬偶像的收視基礎真的只是算小眾。能不能打出圈子外,吸引更多潛在觀眾,是業界人士們最頭痛的議題。

 

隨著全球疫情趨緩,各國隔離策略逐漸鬆綁的情況下,除非這段時間養起來的粉絲忠誠度與黏著度極高,否則勢必會對虛擬偶像的收視率造成影響。

 

 

 

 

延伸閱讀

流浪貓的怪文書系列

更多 HoloLive 怪文書

《針對婆系虛擬偶像 AKZi 的轉型、利基市場的探討和現況評估》

九十九佐命 (Tsukumo Sana) 的畢業之謎 - Hololive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流浪貓的怪文書系列 (持續更新中)

也許我錯了?談談抽煙的儒烏風亭螺鈿  

夜空梅露畢業之謎與對白上吹雪的影響




 

留言

匿名表示…
差個眼
五年後再來看看是先知還是笑話
匿名表示…
朝聖 原來你就是vt神教的源頭wwww
匿名表示…
那一樓要不要提供你的聯絡方式? 不然就太不公平了
因為如果板主講錯 你可以回來嘲笑 但如果板主說中 你大概就躲起來當沒事了 不是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