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繪」成癮?從藥命效應探討人工智慧戒斷症

面對 AI 未來人類該何去何從?

 

 

無法抗拒的甜頭?

想像一個場景:今天你在路上閒晃時,突然有一名陌生男子從街頭陰暗小角落將你拉住,並開始兜售可疑的藥品。他宣稱這個好東西可以大幅提昇學習與工作效率,不但能一目十行、將腦力發揮到極限,甚至讓你有能力剷除敵人,成為人中之龍、站上社會的頂端。

 

你會服下這顆藥丸?

還是灌他一拳,打電話報警「就是這個人!」讓他鋃鐺入獄?

 

雖然每個人對成癮物質如咖啡、香煙、酒精和毒品的耐受性都不同,但大家往往都高估自己的意志力與抗拒誘人事物的能耐。

 

AI 工具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無論是文字和語言模型的 ChatGPT 或以提示詞生成精美圖像的 Stable Diffusion,它們都是由工程師開發出來的工具,目的是為了讓電腦能產生出符合人類的自然語言的文本和修復、生成圖片。但如果今天任何人都能用提示詞來產出令人驚豔的圖像或曠世巨作,那人類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當然,你大可用「擁有美感和藝術經驗的人,就是比你更會玩 AI 工具」這個理由來說服自己。但如果美感、創意已經是機器可以學習了,面對人工智慧的逐步逼近,人類究竟還有什麼不可取代的價值?

 

業界人士說藝術價值在於感動、心動和情慾流動。

 

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各自有不同的成長歷史與技能,「特色」就是人類不可抹滅的部份。雖然 AI 工具可以一秒產生上百萬張精美的作品,但它目前只能依資料庫內數百億筆的數據進行仿造,所產生的結果不過是一種「平均值」罷了。翠維尼

 

但是,有網友利用 ChatGPT 重現動漫角色的人格與創造架空歷史。

用OpenAI來玩文字冒險遊戲

在chatgpt建立虛擬電腦連上PTT和SCP基金會

用AI重現姆咪的人格,並且與姆咪互動

 

也就是說,它背後的資料庫豐沛到可依據指令來模擬架空世界和創造不存在的人物,那麼業界人士所謂的「個體獨特生命歷程」是否還能站得住腳?

 

你說 AI 繪淘汰的是低階、技巧尚不成熟的畫家?

但反過來說,AI 繪的支持者最終也會被 AI 消滅。

 

 

由企業把持的 AI 工具

別忘了,雖然 Stable Diffusion 是開放原始碼的軟體,但 ChatGPT 則否。一旦 OpenAI 決定將這個東西轉為全面付費訂閱制,現在已經依賴它來產生作品的人會不會面臨痛苦的戒斷期?且它確實能對創作者帶來效益,OpenAI 會不會變成未來掌握「創意」的科技霸權?會不會像萬惡的微軟那樣,仗著作業系統的市占率胡亂開價?

 

而一項技術的變革,帶動整個產業的升級。最後沒有使用 ChatGPT 提昇自己的人將會被淘汰。這樣真的是好事嗎?

 

當然,有志之士也會想辦法開發真正「Open」的語言人工智慧,避免該公司獨大。然而軟體是一回事,訓練模型才是真正燒錢的任務。這方面來說,大企業能砸的錢和資源永遠就是比你我還多,畢竟訓練和修正這種語言模型需要大量的電腦運算資源與數據,一般人根本負擔不起。

 

有錢人終究還是會想辦法更有錢,技術方面也一樣。微軟之前已經放出消息,打算投資 ChatGPT 並將它納入自家的搜尋引擎上了。

微軟押寶AI聊天機器人ChatGPT 傳考慮投資100億美元

 

 

結語

培養一名武士,少說也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火槍問世後,隨便一個沒讀書的農民都能拾起火槍遠距奪命。論近距離殲敵的技術,武士的能耐農民永遠望塵莫及。火搶出現後,典範轉移就發生了。不但淘汰了武士階級,還進一步促成日本走向現代與工業化。

 

然而相機沒有摧毀傳統繪畫、電腦繪圖沒有讓專業繪師消滅,反而還開啟了攝影藝術和專業電繪這些學科。2022 年末,這個被稱為「人工智慧元年」的時代,已經有不少知名作家、畫家和創作者使用 AI 工具來加速和提昇品質,省去所謂複雜、勞務和重複的工作。將麻煩的工作都交給電腦,確實是人類科技與社會發展不可逆的趨勢,但凡事都要有個底限。

 

畢竟如果從創意、構圖、上色到美感都逐步被人工智慧取代,人類到最後搞不好連畫畫都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另外未來的社會是否會重視 AI 模型的來源與版權問題?以及該如何解決畫家的作品被人盜去訓練 AI,導致原創者被反控為 AI 繪和抄襲的爭議?還是直接當沒看到,任由創作者被人工智慧巨輪碾壓?

 

做賊喊捉賊?越南藝術家 Ben Moran 的作品被誤認為 AI 繪慘遭下架

 


你想畫畫還是可以畫、想寫還是可以寫文章,只是更難靠這個賺錢和翻身罷了。


流浪貓最終還是希望,這些 AI 工具千萬別變成大企業把持的專屬工具,否則迎接人類的不是真善美整天唱歌跳舞轉圈圈的世界,而是灰暗、骯髒,看不到未來的反烏托邦社會。

 


 

 

延伸閱讀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