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理事長到底在哪裡?



退伍後,流浪貓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賣機械資材的公司上班。而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時,主管要我去某農民合作社交辦事宜,順便跟大家熟悉一下。


這間合作社是我們的大客戶,裡面農民的身家都是深藏不漏的。因此經理叮嚀我除了禮數要做到、正事要辦妥之外,那位負責人是出了名的神出鬼沒、難以追蹤,所以要我多加注意。


而該合作社是以鄰里活動中心為據點,因此我打了電話跟對方的行政人員約了時間後,就傻呼呼的一個人去了。


隔天準時來到約定的地點後,眼前除了一棟豪華氣派的建築、大到令人發慌的停車場之外,一個人也沒有。


打了好幾通電話給與我接洽的聯絡人,得到的卻是無人回應的語音回覆。這下該怎辦呢? 難道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的第一份任務就這樣出包了嗎?


「哩要找誰?」一名皮膚黝黑,慈眉善目的阿伯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後。


「阿,你好你好...我是那個...XXX有限公司的OOO,請問XX合作社的理事長在嗎?」


我結結巴巴的像是答錄機般報上自己的公司、名字與來意後,那名慈祥的阿伯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阿,得系挖啊! 」


天助他媽的我也!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新手運嗎? 居然豪不費力的就讓我找到人了。


就在我開心的拿出檔案夾,準備把資料交給他時,一位脖子上披著印有「慈X宮」黃毛巾的大叔走了過來,體態如海軍陸戰隊般精悍。


「少年仔,哩要找誰?」大叔口氣有點兇,帶著鄉下人的豪邁。


「大叔你好,我今天來這邊是來找理事長的,結果剛好就遇到了」我指著那位慈祥的阿伯笑說。


「三八咧,我也是理事長阿」他一臉不服氣


「咦?」


在我還來不及回應時,一位戴著斗笠的阿婆,以華麗的技巧把鐵牛車停在兩輛BMW中間後,下車緩緩地朝我走過來。


「哩好,哇喜XX合作社的理事長,請問找我有事嗎?」


「咦咦咦?」


在與「真正的理事長」處理完公務後,我順便跟他們拿了合作社的聯絡本。人數破千的農友名單中,除了前四個叫董事長之外,其餘每個人的職銜都是理事長。


「靠,每個人都是董事、理事,那到底誰在做事??」


回到公司後,我跟前輩坐在辦公室門口抽菸等下班。


「誰跟你說這種合作社是有在做事的?」前輩吐了一口菸後淡淡的說。





延伸閱讀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