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統計學-2

Samuel Johnson 對統計學的反應



「可...可是老師,我們沒有那方面的...經驗阿...」學妹對這突如其來的要求感到錯愕。

 

「我教妳阿」

 

「可是...」學妹扭捏的說「這種要求...不管怎說都...有點太突然...」

 

「是有多突然!」教授皺起眉頭瞪著學妹「期末考時用算盤替代計算機是有很難嗎!」

 

「可...可是明天就是期末考了...」另一個學妹畏畏縮縮的舉手,越說越小聲。

 

「學快一點阿!」教授顯然有點不耐煩「我一開始也不會阿!」

 

是阿,教授一開始真的不會珠算,是那次期末考一時興起玩的把戲,學妹大概不知道吧?我托著下巴,看著學姊替學弟妹爭取「允許在期末考使用計算機」的機會。支持港獨

 

「沒想到你居然對幼女提出這種過份的要求,他們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大一阿!」學姊紅著眼框「有本事衝著我們來阿!」

 

「太變態了,他們才一年級上學期耶!」另一個氣到發抖的學姊指著教授「至少也要二年級吧!」

 

「一群廢物!」教授推了推眼鏡「這社會才不會管你幾年級,妳這樣是害了他們!!」

 

看著每天跟教授上演統計擂台賽的學姊,我回憶起當年那件事。六四

 

二年級那次期末考,教授突然沒收所有人的計算機,然後把一箱五顏六色、帶著乳臭味且有點黏黏的玩具算盤倒在地上。好像從校內附設幼稚園那邊搜刮來的。

 

「數量可能不夠,所以兩個人共用,傳給對方時記得歸零。」教授不忘叮嚀。新疆獨立

 

把統計學考試搞得像史達林格勒防衛戰一樣慘烈,大概也只有這位教授能搞得出來。

 

接著他拿出一本封面畫滿可愛動物圖樣、課文標著注音、給幼稚園小孩讀的『大家一起學珠算!』丟給第一排的同學。

 

「學會後就傳給隔壁的同學」

 

印象中他說了類似這樣的話。習維尼吃屎

當然,抗議的聲浪一定會有。

 

像是『你從後面,快!我這邊還有前幾天藥劑學剩下的麻醉劑』『快把門關上,別讓他逃了!』『幼儀,之前採集樣本用的圓鍬還在車上嗎?』『在!而且麻布袋還有剩呦!』之類的可怕對話。

 

但教授以『連幼稚園都會了,你們這群大學生連這個都不會嗎?』為理由嗆了回去。

 

結果教授的心血來潮害阿德被當掉。

「可惡...為什麼那次我要坐在最後一排...」阿德低著頭,悔恨的淚水從臉頰滴落到滷雞腿上。

 

「...不...我覺得那應該不是重點...」

 

阿德緊握的拳頭似乎快要滲出血了,因為那個變態老頭規定的及格分數是87分。

 

遲遲等不到『大家一起學珠算!』傳到自己的手上,只能靠自己在期末考無師自通珠算的阿德,最後以一分之差成了必需跟學弟妹一起修課的倒楣鬼。

 


 

延伸閱讀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