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的作品又被黃標了

這個世界 已經回不去了 AI 之亂與黃標爭議




碎裂的螢幕、斷成兩半的繪圖板及頹坐牆角的無魂屍骸。七度遭受版權大砲轟炸的天冥,這次徹底的絕望了。


一腳踢開碎裂的鍵盤後,他甩門離去。翠維尼


「黃標...又被黃標了...」陽台上,天冥憤恨不平的抽著煙碎念。


「虧我花這麼多時間...從概念發想和繪製草稿,盡可能的避開現有的版權地雷...結果什麼?『由於 AuccKI 提出版權聲明,因此無法上傳這張作品』,到底哪裡踩到也不講?」


一想到花了兩個月繪製的作品遭到如此對待,他就氣的渾身發抖。越想越不甘心的天冥,決定打電話向菊哥求救。




***



「這裡...有沒有看到」菊哥指著影像蒸餾後的紅綠疊圖,熟練的提出分析結果「跟 AuccKI 於 1988 年繪製的這張作品,構圖有 87% 像似」


「...」


「然後...你這張圖的乳房光點和陰影...跟另外一個知名畫家 OomyCue  三年前的這張有 78% 像似...」像補刀似的,菊哥的不慌不忙做出結論「...最後,整體風格和 Luck 有 97% 雷同...」


「靠北喔」天冥驚呼「1988 年的作品干我屁事阿!我出生前十幾年的東西耶!而且風格雷同?胸部光影?不然我是要怎麼畫?你他媽的開什麼玩笑啦!」


「不要跟我抱怨」菊哥雙手一攤「自己去跟那些專業畫家抱怨,本事務所只是幫你分析可能的結果」


天冥頓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他無力的跌坐在沙發上。原本還抱持著一絲希望想提出誤判申訴,但如果連專業人士都能揪出問題點了,他還有什麼勝算可言。


看到天冥如此沮喪,菊哥丟了罐啤酒給他打打氣。


「不用那麼喪氣啦」他安慰著說「至少比音樂和電影界好多了」


「最好是」天冥沒好氣的說「難不成哼個音樂片段就被擋?」


「不不...是另一方面的慘」賊賊一笑「你有聽過 MovieAI 嗎?」


看到天冥茫然的表情,菊哥沒等他回應,便逕自說下去。


「簡單來說,就是那幫 AI 混蛋私自把近百年來所有的音樂和電影抓去餵給他們的 AI 進行訓練,結果就是...這個」


菊哥打開螢幕,在可疑的網頁中輸入『鶼鰈家家酒, 電鋸貓, GL』等奇怪的關鍵字,三秒後便產生一部片長三十分鐘,讓人臉紅心跳、大人會生氣、小孩會高興的精美動畫。


看到這一幕,天冥口中的啤酒噴了出來。


「什麼鬼?」他用袖口擦了嘴角「這是哪間動畫公司做的影片?不怕被版權方提告嗎?」


「站在人工智慧的浪潮上,誰管你版權不版權」菊哥笑的更開心了「當然,任何做品都有版權保護,但誰叫小說、音樂、影音界的大佬們不肯團結起來,談談版權問題和走入國會進行遊說,用強力的法律限制他人盜用?結果就是柿子挑軟的吃,作品統統被拿去給 AI 玩!」


「雖然繪圖也有相關的 AI 產生器,但效果嘛...」菊哥打開另外一個網頁,輸入幾個關鍵字,五分鐘後一幅裸露、姿勢煽情的日系動漫女性就出現在螢幕上。雖然合成感十分明顯,畫技也不甚精美、風格落後俗氣,但姿勢和構圖絕對是一流。


天冥目瞪口呆的看著 AI 在五分鐘內產生的作品,久久說不出話。


「有沒有看出差別?」菊哥喝了口啤酒「繪圖界雖然處處都是版權地雷,但也因為這樣的關係,讓那些團隊不敢囂張到把 AI 繪產生器開放給大眾使用,且訓練樣本也只敢用無版權的圖像資料庫,所以產生出來的效果就沒那麼好。」


「...」


「上個月,就有兩個 Ai 繪的團隊被知名畫家告到解散,還要賠三次大樂透都還不清的罰金呢」菊哥拍拍他的肩膀


「雖然沒有人能阻止那群 AI 混蛋私底下把大家的作品拿去訓練,但至少也讓他們怕被...咦?你要去哪裡」


看到天冥不發一語的走向門口,菊哥感到有點詫異。


「最近景氣回溫,隔壁巷口那家牛肉麵店有在缺人...我來去應徵看看好了」





延伸閱讀

更多奇怪的故事集

《另一個時空、版權大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