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虛擬偶像探討網路生態與霸凌現象:以森美聲與星街彗星為例

星街彗星對於酸民的看法

 

 

...對愉快犯來說,你越說不要、不准,他們就越是會想去侵犯那條線。特別是對於碰不到、摸不著的網路直播主,且還是森美聲 (Mori Calliope) 與星街彗星 (Hoshimachi Suisei) 這種個性比較強硬、直接且成功的虛擬偶像,於現實層面對映的即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強大、難以擊倒的對手或社會現實。

 

種種因素堆疊起來,讓這些指揮廚與酸民可以不付出任何代價地滿足施虐的快感、虛幻的威權感與轉移生活上的焦慮與挫敗。

 

 

將劣勢轉為優勢

如前段所述,網路是個竊盜成本趨於零、霸凌他人無後顧之憂,碰不到、摸不著,但卻又深深影響每個人與社會的混沌世界,除非踩到法律紅線,否則這些人不會受到任何負面後果。

 

因此,建議任何有志從事相關行業的人,不要暴露過多自身好惡,別讓他人知道你的弱點、強項,什麼紅線、白線、禁止項目通通都不要寫的太清楚,如果要展示自身優缺來讓加深觀眾印象,那就寫假的弱點。學學中國共產黨,把標準定的越模糊越好。畢竟,這是你的主場,且森美聲還是個死神,生殺大權全掌握在她手中。面對這種人,刪除、禁言或最高階的『真心忽略』都是不錯的手段。

 

如果想不到備註欄要寫什麼,直接貼個六法全書或「Be a Nice Guy」都好。若有問「為什麼刪除我的留言」,你可以選擇不回應或說「你的留言是 Google 認證的廢文」,若有人想引起注意、無理取鬧,直接當作沒看到就好,畢竟有病的是對方,且也沒付錢、無須承擔後果,為什麼創作者反而要將他們的問題來懲罰自己?

 

 

創作者所看到的風景

雖然部份學者認為反擊、嘲諷酸民,以不失禮貌的方式予以適當回應,有助於炒熱聊天室的氣氛、讓觀眾看到直播主機智的一面,甚至將黑粉反轉成鐵粉。但其所需付出的時間與精神成本太高,只有少數擁有特定人格特質的創作者才能做到,多數下場都是弄巧成拙、使中立粉絲反感居多。習翠

 

基於目標的不同,創作者與粉絲所看到的景象與行為模式也不同,直播主的目的最終是獲得經濟利益與個人成就,過度在意少數粉絲的態度反而...

 

 

 

延伸閱讀

《森美聲:一不小心就寫太多》

《從虛擬偶像探討網路生態與霸凌現象》

更多 HoloLive 怪文書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