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上鄉村風俗娘

異種族風俗娘評鑑指南-小野田光惠(オノダミツエ)

 

「洪弟弟,好久不見捏」一位身材臃腫、濃妝豔抹的阿婆,甩著熱情的蝴蝶袖跟前輩打招呼後,熟練的摟起他的手臂。

 

 

「這樣不行喔,都結婚生小孩了還對我念念不忘?」阿婆由下往上對他眨了眨僵硬的眼睛,害洪哥全身抖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沒沒沒有啦,陳姊真愛說笑」洪哥尷尬的笑說「我們今天是來找沉伯的啦」一面拼命的把被摟住的手抽開,聲音有點顫抖。

 

「哎呀,今天帶了幼齒的來耶」陳姊喜孜孜的看著我,彷彿想把我一口吞下。

 

當她朝我走過來時,一股阿嬤衣櫥的老人味也撲鼻而來,樟腦混著俗氣嗆人的香水,讓我差點失去意識。

 

人形衣櫥...我是說陳姐熱情的帶我們進入客廳後,立刻指示下面的小姐(阿婆)去找沉伯。

 

「原來這就是不寒而慄...」我坐在散發著黴味的沙發上抱住自己,試圖讓顫抖不止的身體冷靜下來。

 

前輩默默地朝我的後腦巴了下去。

 

這裡是鄉村地區常見的阿公店,我說的不是那座水庫,而是指紅燈區的那種阿公店。但我要鄭重澄清,我們是為了找人才會去阿公店的。

 

起因是前幾天會計查帳時發現,我們的大客戶沉伯的款項有些問題,因此必須去找他了解一下。經過調查後,終於從友人阿宏叔口中得知他的下落。隨後我們便驅車前往那個阿伯們的應許之地。

 

外觀看起來,這裡就跟鄉下隨處的見的榕樹下低成本卡拉OK廳差不多。

 

只是這種阿公店通常都是破舊的鐵皮屋或一層樓的矮房,比較大一點的就有像三合院的規模,且門口一定會種幾棵芒果或龍眼,樹下則必有小黑鎮守。

 

來到沉伯所在的包廂後,映入我眼簾的是更多的大嬸與阿婆,跟一堆剛下工的農友和板模工人摸來摸去。

 

原來這就是地獄繪。

 

記得前陣子有個「農友噴完藥後沒洗澡直接到阿公店報到,結果農藥殘留在小姐的胸部,害下一位客人中毒」的新聞。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完全不意外。

 

在目送一名穿著白色吊嘎的工人,摟著阿婆走入後方密室後,旁邊的阿伯用手肘推了我一下。

 

「看到嘎意的就直接叫,別客氣」阿伯露出可疑的笑容。

 

「哈...哈...」我舉起飲料向他致意

 

「年輕人比較害羞,我幫他點一個吧」才剛坐下不久就喝了兩罐啤酒的洪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表情十分猥褻。

 

洪哥,母湯相害阿!

 

 

把帳目問題搞清楚後,我跟洪哥開車回辦公室。

 

「幹嘛,剛剛怎這麼安靜,一點都不像你喔,哈哈哈!」

 

「講什麼,阿嬤十塊嗎? 」我苦笑「原來平常聊天時,阿伯們總會說"今天要不要去鬆一下"是這個意思哦。」

 

「不然咧」他喝了一口啤酒「他們平常的行程就是下班唱歌喝酒玩阿婆啊。」

 

洪哥別喝了啦,還有拜託下次不要帶我來這種地方,新鴛鴦蝴蝶夢都快變成新鴛鴦蝴蝶蝴蝶袖了。

 

幾天之後,會計林小姐到辦公室找我。

 

「欸、你不是有沉伯的聯絡方式嗎,帶我去找他。」

「...」

 

那一天,人類想起了被阿婆支配的恐懼。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