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疲者求生指南

或許,社會疲倦一詞相當適合形容我的狀況



相傳,古希臘阿波羅神廟入口刻有三句箴言:「認識你自己」(γνῶθι σεαυτόν)、「凡事勿過度」(μηδεν αγαν)、「妄立誓則禍近」(ἐγγύα πάρα δ'ἄτη)(引用:維基百科)


而以社畜的身份在職場上打滾將近十年左右的我,究竟在這社會上學到了什麼呢?其實答案很簡單。



「嗯,我確實不適合在企業中工作。」



深究其原因,並非能力不足或沒有肩膀,而是純粹的職場倦怠與社會疲倦。我很羨慕那些可以一天到晚跟他人講話、聊天密切接觸的外向者。根據他們說法是,他們會越聊越 High、跟越多人接觸越能保持清醒與興奮。


然而我的額度大概只有三個人,超過這個人數我就會陷入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低落。



不是難過,而是純粹的提不起勁。



另一方面也是大城市生活的緊湊步調,四處都是噪音、喧鬧、拼命向他人宣示「我在這裡,快來注意我!」的夜半屁孩改車競速。職場上到處都是簽章、上呈、階級、法律條文、一副正義凜然的公司合約,實質則為奴役與踐踏員工智商的條款。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在外地工作的那段時間,我的煙酒支出屢創新高的原因。


徹夜難眠、職場倦怠、社會疲倦等因素夾攻下...不久之後我選擇遞出辭呈。


社會疲倦與社會恐懼 (社恐) 不太一樣:社恐害怕人群,而社疲對人群感到厭煩。我能很正常的與陌生人交流,但額度有限。


一開始會因為來到新環境、接觸到新認識的人感到興奮。踏入新公司的第一個星期總是充滿新奇,第二個星期就平淡無奇,之後就是無止盡煉獄與煎熬了。翠維尼


當然,也有人會批評說這是隱性社恐。表面上能正常應答,但實際上內心會顧忌很多,所以較不會主動與他人接觸。我完全不否定這樣的描述。



但說對了又如何?



社疲更進一步的原因是,我不喜歡管理別人、更不喜歡被人管。主管曾要我去扛專案經理,但我非常果斷的拒絕了。不是自抬身價,而是知道自己完全不適合。雖然可以領專案經理加給與一些福利,但我還是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


「你是白痴、智障、低能兒嗎?」朋友以玩笑的口吻嘲弄我「有往上爬和賺大錢的機會不接,難道想一輩子當小員工?我們想接專案經理主管都不願意了,你居然放棄這個機會?」我們下班後在路邊九九快炒攤喝著啤酒聊天。


「你是白痴、智障、低能兒嗎?」我不甘示弱嗆回去「才多那幾千塊就要我去扛那種大案子,抱歉我才不要。」


然而這個社會最現實的是,如果想坐領高薪,擁有管理他人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管理者本身是個技術白痴也沒差。


但人生就是充滿很多的 But,職場上很多主管不但是無能的管理者,連某項技術是否符合專案的需求都無法判斷,還會把責任怪罪給下屬。



相信這種黑鍋對很多人來說是「生理與心裡上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



既然不想靠大企業賺錢,那還有其他方式嗎?寫作與創作或許是個方法。但想靠寫東西養活自己,對現在的我來說確實是癡心妄想。


不過我知道,如果不從現在開始的話,想靠自己養活自己才是真的癡心妄想。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