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有點牙敗的女人 - 星街彗星

親愛的,你還有遺言要說嗎?
圖:Youtube / とりぷる / Tripl3



「親愛的,我們可以談談嗎?」慧醬坐在暖爐桌旁,一臉燦爛的笑著。

「咦?」


雖然氣氛好像有點微妙,但傾聽是丈夫的責任。我們倆坐在墊子上對視五秒後,她從圍裙口袋拿出一支有點眼熟、廉價的 0.5mm 藍色原子筆。


「為什麼?」她的冷冷的問

「咦,什麼為什麼?」翠習


「不要跟我嘻皮笑臉!」她瞪著我將筆蓋轉開,用手電筒照筆管內的墨水。


「過去五年來 1.2 個月才會用光一隻原子筆的你這個月卻消耗了兩支而這陣子不是年終也沒有大量訂單導致業務增加消耗墨水用量因此我認為你的異常行為十分顯著!」慧醬推了推眼鏡,連珠砲似的講出一堆她不該知道的事情,並將一張透明的塑膠包膜丟在桌上。


「這是在你辦公室垃圾桶內找到的,我查了包裝上的條碼,是非常花俏、小女生交筆友時常用的明信片」她低頭怒視著我,從牛皮紙袋中丟出一個個證據。


「這是那家文具店的監視器畫面...這是文具店老闆的口供..這是明信片的發票影本...」慧醬的神情卻逐漸變的有些落寞「...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等等...妳是怎麼進到我辦公室裡面的?」我驚呼「那至少要通過三道門、刷兩張磁卡和接受一名武裝警衛的檢查耶!」


「那不是重點!」壓抑不住怒氣的慧醬拍桌「那個狐狸精到底是誰!什麼名字!地址!上班地點!身份證字號!」


結婚前早就知道,任何事情都瞞不過這個聰明的女孩。如今東窗事發,我也不必遮遮掩掩了。


「先...先把斧頭收好,親愛的!...對!...綁在圍裙腰帶上那支...我看到了...不用藏...不不不沒關係我懂...」


「媽媽不要生氣,那不是拔拔的錯」慧醬身後出現柔柔的聲音,一個小小的身影躲在門旁探著頭。


「咦?」

「生...生日快樂」她害羞的將卡片遞給慧醬

「還有...我...我才不是狐狸精!」小女孩朝媽媽扮鬼臉後,躲到爸爸背後。


花俏的明信片、廉價俗氣的藍色墨水、稚氣又可愛的筆跡,慧醬看著卡片久久不能自己。


「妳女兒想寫生日賀卡給妳,但又不想被你發現。所以這段時間她下課後都會在我辦公室內練習寫字。」

我抱起女兒,讓她坐在肩膀上後補充「生日快樂!」

六四

「...」

「..」

「.」


「八嘎!嗚魯賽!不理你們了啦!」慧醬眼眶泛淚奪門而出。

「麻麻,斧頭!妳的斧頭掉了!」女兒抱著斧頭急忙追上。



那冷酷又嬌羞的神情,讓我想起當初娶她的理由。 




***



「醒了沒?」經理毫不留情的將一大疊資料重重的摔在我的桌上。


「ㄒ...一...醒...醒了...」被驚醒後我揉著眼睛,試圖讓瞳孔重新對焦。


「搞不清楚狀況耶,都什麼時候了,公司期末審查!你居然敢睡午覺?有時間睡覺還不趕快把報表整理好交上來!都幾歲的人了,又還沒成家立業累什麼累!現在年輕人真的過太爽!」


「好的,下班前我會把資料交給你。」



延伸閱讀

更多 HoloLive 怪文書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