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忘了自己名字的 Mumei

Mumei 人稱梟婆的健忘貓頭鷹


「藝術,是教不來的。」


讀國中時,美術老師在課堂上叼著煙,用一副看破塵世的神情指著幻燈片上文藝復興大師們的傑作,做出意味深長的發言。當時只覺得這是哪來的白痴瘋老頭,教育部要不要來處理一下。但今天看著 Mumei 的作品,我羞愧的把自己過去畫的東西全刪了。




這是恥辱,被一個遠在天邊的虛擬偶像無聲的羞辱。

也是解脫,就在今天終於明白自己到底想追求什麼。


她不善言詞、害羞、內向;表達能力有待加強,對話永遠和其他人搭不上線。


但她不會為了頭髮幾條線畫的太歪而焦慮不安;不會因為色調些許不合而不斷嘗試配色;更不會開上千個圖層將一切模組化只為了讓之後比較好修復。


看著她畫東西,可以感受到一股從未體驗過的自由奔放。比起現在四處可見的主流美型畫風,她毫不掩飾、毫無保留的表現自己,即使明白這種東西不會受到主流喜愛,也很難從中賺取夠付房租的薪水。


但哀傷的是,我不認為她沒試過想跟大家一樣。她一定試過,且跌跌撞撞痛苦不堪很長一段時間。只是最終明白自己永遠成為不了社會想要的樣子:開朗、自信、侃侃而談且交友廣闊,行走於人群之間游刃有餘。嫁給在銀行工作的白領老公,住在三層樓有大片草皮的洋房養兒育女...


即使如此,這些痛苦和悲傷也成了她現在的動力和基礎。明白自己想要的與主流不同,且有勇氣去追求的才是真正的叛逆。習翠


她不是那種國高中小屁孩為了詔告天下自己很叛逆而抽煙打架;也不是那種讀了人性的弱點或看破人心問話術就急著在大家展現自己讀心術的愛現鬼。更不是為了向觀眾展示自己與眾不同而刻意畫這類奇特作品。真正的壞小孩是有膽衝撞立法院反抗體制的,而不是隨處可見的刺青抽煙飆車仔。


技術可以教,但靈魂只能自己培養。比起其他打安全牌的日系、美式畫風的繪師,她畫的東西更是獨樹一格。


這,才是真正的壞女孩。

而我們,真的是他媽的太乖了。



延伸閱讀

更多 HoloLive 怪文書



留言